你好,小鱼!

你走的路
我也走过
可我忘了那最重要的东西
是怎样一点一滴
刻在骨头里
怎样走着走着,长出血和肉
闷着,痛着,塑造着一种习惯
或许是麻木
用了另一种翻译

你会沉沦在别人的眼里
再像打捞溺水者一样
拯救自己

溺水,是一种好的经历
你可以想象自己是鱼
你可以指挥一切
或者被一切指挥

你可以在珊瑚礁的空隙
做个冷静的旁观者
默数命运的种类并且心生慈悲

或者冲进渔网
为生命杀出一条血路
你虽一无所有,却留下传说

你还可以做个漂亮的投机者
穿梭于江河湖海
心随风起,人云亦云
你会赢得现世的价值,备受艳羡

你还可以放任心性
不问明天,也不在意过去

你会有无数种可能
然而你最可能成为——
一只小鱼
拼劲十足,摇头摆尾
你拥有身边的伙伴和遥远的梦想
你竭尽一生,游向远方
伙伴...

在光之外

做一名隐士

默数这一生经过的灵魂

记录每一种温度

还有被阻抗的荒芜


看见无数苍绿和鲜红

看见岁月的身影扑扇着、滴垂着

看见你的眼神慢慢老去

姓名,在水中不朽


听过无数人间情话

听说他们钟爱沧桑离合

听说人的历史,重叠又重叠

听说,爱情涅槃的时刻

阳光跟我一样

沉默


沉默,沉默

将空白留给欢乐的生灵

将思想留给谦卑的沉默


此处

我不必去远方

此处有最好的阳光

有金黄的猫咪轻手轻脚

灰褐色的鸟儿穿梭于暗绿和浅白

吱吱嘎嘎的生灵

没有心机,没有思想

明亮的风伏贴在树冠之上

孤独的人在树下游荡

谁都不愿离去


此处有最好的阳光


我在楝树下等待一只小鸟
阳光下
花青素是琥珀的颜色
两个工人走过
带着工程帽,满身泥土
他们不知道我在看什么
他们很奇怪我在看什么

我和他们都听到了鸟声
唔~噫~
唔~噫~
我猜他们一定是听到了
然后,匆匆走过去

满身泥土的辛劳者
没有空隙等待一只小鸟
找回黄、红、绿和金黄的颜色
——大自然最公平的给予

我很庆幸
在三十岁的时候
有三十岁烦恼
在四十岁的时候
有四十岁烦恼
我总能感到
自己是
活着的

平凡

没有人坏到极致,正如没有人好到极致。
所以,请把平凡的权利,赐予平凡的人,
同时,也把平凡的罪恶,还给平凡的人。

叶子

叶子飘啊飘,

没有方向。

大地引它向下,

风吹它向上,

孩子捏它在手指间,

瓢虫爬过它的纹理,

唱歌好听的鸟儿,用它擦过屁股,

猫的尾巴撩过它的身体,

人,光,虫,空气,

都有触手,很不一样。


诗性表达的背后,总有需要被认同、被治愈的伤痛,总会有某种缺失若隐若现。
我不想表达,因为,痛太痛。

鸟儿还没叫,就起来喝茶了。
《10月12日清晨一只鸟》
那只鸟没有脖子。谁说鸟一定要有脖子呢?它又不是鸵鸟、乌鸡、天鹅、孔雀……它是三百六十度转着脑袋的白头鹎,不鸣叫,也不吃果子。它站在那棵杜英的顶枝上。扭着脚,身体与树枝平行。不去追逐同伴,也不去偶遇爱人。谁知道它在想什么!它转着脑袋,叽哩咕噜,从身体里,掉出一粒圆状物。明年,那棵杜英会看到自己的宝宝吗?

© 墨小二|Powered by LOFTER